首页  >   军事频道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若提前十年开战,北洋水师能不能赢日本海军

谈及近代大清对日本的海战,很多人把甲午战争前十年发生的长崎事件,视为大清对日本开战的最好时机,认为如果此时开战,大清北洋水师定将日本联合舰队打得溃不成军。

所谓长崎事件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一场大清水兵到日本嫖娼引起的打斗事件。

公元1886年即清光绪十二年8月1日,清朝北洋水师应邀访问日本,四艘军舰定远、镇远、威远、济远开进了日本长崎港。

访问半休假期间,大清水兵为寻欢,来到长崎妓院,或因语言不通或因嫖资不足,而在妓院起了冲突,英勇的大清嫖客与日本警察大打出手,结果双方均有死伤,死者伤者达数十人。

事件发生后,北洋水师总教习英国人琅威理颇为愤怒,请求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炮轰长崎,扬言“立即打垮日本海军。”丁汝昌马上请示李鸿章,李鸿章压住了这事,指示用外交手段解决。双方互相赔偿医药费了事。

后来,就有一些观史者认为,清政府错过了最好的开战时机。而且,如果英国人琅威理不走,北洋水师就一定能胜日军。

琅威理何许人也?真的可以率领北洋水师打败日军吗?

琅威理,英国海军资深军官,1877年来大清国送购战舰来,被李鸿章留下,高薪聘用。在琅威理来之前,清廷就喜欢雇佣洋人办事,诸如海关总税务司主管、英国人赫德,大清访欧使团团长、美国人莆安臣,觉得非常顺手。

高薪挖来的琅威理任北洋水师副提督、总教习。对日,琅威理一直是主张宣战的,尤其是这次长崎事件,按他的想法,如果此时对日本宣战,能打得日本海军几十年回不过神来,理由是日本海军船只不足,造船厂在建中。

但因为李鸿章的维稳外交,清日海军其时还是没打起来。长崎事件风平浪静后,琅威理在北洋又干了4年,去英国、德国接收了新舰“致远”、“经远”、“靖远”、“来远”号,正式完成北洋海军的组建。1890年,北洋水师调整上层建筑,去掉副提督职位,琅威理被冷落,辞职回到了英国。四年后,甲午战争爆发,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此时,人们再一次想起这位英国教头。

他若在,大清或者可以打败日本?还是让已经发生的史实来话吧。

别忘了,就在琅威理在职期间,大清国和法国打了一场海战,1884年8月中法爆发战争,琅威理按国际公约回避回国休假,大清南洋水师完败。而南洋水师,请的也是清一色洋人教练。结果还是败了。北洋和南洋走的路大致相同,仅仅因为一个洋教头的存在,北洋就能避免南洋水师命运?这是什么逻辑?

当年在长崎,琅威理之所以主张对日开战,是出于对大清海军坚船利炮的自信。诚然,其时北洋水师这四艘军舰在日本人面前摆出巨无霸姿态,其中定远、镇远由德国造船厂三年建造完成,集当年英德先进军舰之长,定远镇远更是远东地区最大的军舰。而1886年的日本,联合舰队还未成立,还没有自己的海军造船厂,造大船还需要一段时间。但如果据此判定,日本人这时候的海军在北洋水师面前不堪一击。那就是未免太乐观了。

不得不说,这又是武器决定论了。

诚然,日本联合舰队成立得比较晚,是在1889年正式成立的。而大清北洋水师正式成立也并不早,只比日本联合舰队早一年,是在1888年在威海卫刘公岛建制的,根据当年《美国海军年鉴》排名,居于世界第九,亚洲第一。但这只是纸上谈兵。

对于那些乐观的旁观者,我倒想问一句:难道甲午开战前,大清不也是这般自信吗?他们的战舰武器也并不落后于日本海军,结果如何?

至于有人认为,如果英国教练不走,大清就能赢日本,这个更是看不到北洋覆灭的本质了。我们不妨再看看琉球战役,那是日本提前二十年向大清试刀,结果是谁占了便宜。

1871年冬,介于中日之间的两个小岛——宫古岛和八重山岛的居民到琉球进贡,途中遇到风暴,一船人漂流搁浅到台湾的八瑶湾,因语言习俗不通,被当地的土著居民误杀。当时的宫古岛和八重山岛岛民都是琉球的属民,而琉球又是清朝的属国,按照道理,此事件跟日本并无关系,应该在清国和琉球之间解决问题。但日本不会放过试剑绝好机会。三年后,即1874年,以此事件为借口,派军发动征台战役,攻打石门牡丹社等土著居民,史称“牡丹社事件”。

在日军猛烈炮火攻击下,石门不久陷落,牡丹社等土著居民投降。日军形成在台南武力驻军事实之后,日本向清国开价谈判。谈判的结果是,清国用50万两银子换取日军撤军,同时,中国间接承认了琉球改属日本。

“琉球归属”之役看似不大,但意义深远,此前日本从未通过战争从中国捞取过好处,但此事件却使日本从中国掘到的第一桶金;此前中日海权之争,中国是攻势,日本是守势,而事件之后,中日两国之势对调。通过预演成功,日本取得了进军中国海的相当信心。

甲午战争预备期,日本军营出现了一大批精英军官,这些精英军官均为日本鹰派代表人物,他们信心满满,极力煽动清日决战。认为一旦交战,大清必败。他们的自信并非盲目,而是在做了大量政治和情报功课之后做出的结论判断。通过琉球之战,他们不仅对大清国国军情了如指掌,而且对大清国政治本质也多有了解,对大清政府官员抱以鄙视,说清廷“自甘愚陋”,“遂造成一般麻木不仁之官吏”。

在这些懂政治的日本将领看来,大清国政治大大落后于日本,一个政治没落的国家无论怎么耀武扬威,军事上也必然是外强中干。

于是,日本在琉球打响第一枪后,蓄势20年。终于大规模进军中国海开始了。

甲午海战是在不经意间发生,被外界并不看好的伊东佑亨联合舰队与装备精良的北洋水师狭路相逢。联合舰队主动向北洋水师挑战,并很快看出了北洋舰队的弱点所在,日本海军的攻击收到奇效。虽然中方拥有德国造坚船利炮,但战役结果与战前世界普遍预想相反,“菜鸟”日本联合舰队击败了几乎在吨位上比他大一倍的清国舰队,击沉对方5艘巡洋舰而自己一艘未沉。5:0完胜!

毋庸置疑,大清甲午之败,那是不折不扣的体制之败。因为体制原因,清日打造海军的思路迥异:一个靠买,一个抓造。大清财大气粗,什么都可以买,武器,舰炮,包括人。而日本海军发展思路却不是,而是造,造船,造武器,造人,

雇人与造人,代表近代中日的不同两种强国思路。日本近代教父福泽谕吉曾言:凡是花钱买来的东西,都是外在文明。当年迷恋洋务运动的李鸿章,早早搞了洋枪队,左宗棠搞了南洋水师,买来法国教练,李鸿章建北洋、又请英国教练。就是雇人思路,停留在文明的表层,实质什么都没变。

因为旧体制能够雇新人,但造不出自己的新人来,而新体制却可以把本国旧人全部改造为新人。李鸿章对伊藤博文,丁汝昌对伊东佑亨,是制度环境就出来的旧人对新人,这才是中日之间最大差距。而这种差距,在硬碰硬的比赛中,结果不存悬念。

相关推荐

热点排行

热点娱乐

热门推荐
  • 数据加载中...